往武漢送海鮮確診 他沖醫生怒吼求死:我從沒這樣煎熬

夏師傅是浙江舟山的一名貨車司機,年前跑了一趟武漢,回到家就感覺體虛乏力。臘月廿九,夏師傅確診。

當晚深夜12點,他的母親、妻子以及兒子、兒媳被送到當地一家賓館隔離觀察,一起吃過團年飯的20多位親朋也被隔離。

2月6日出院后,夏師傅回到家中。巧合的是,夏師傅住院治療時間恰好為14天,當天親人們也剛好解除隔離從賓館回家。離開醫院病房回到溫暖的家中,重新見到母親、妻子和兒子兒媳,夏師傅一時沒忍住,一股熱淚流了下來。

“我活了61歲,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煎熬?!毕膸煾祷丶液蟀俑薪患?、輾轉難眠,醞釀了三天三夜,給舟山醫院救治他的白衣天使們寫了一封長長的感謝信,信末署名“脾氣很大的倔老頭”。

夏師傅只有小學文化,感謝信由他口述,舟山廣電的記者徐杰代筆記錄。

這封信曝光后,很快在舟山的朋友圈刷屏。記者后來聯系上夏師傅,這些天,一直跟他保持電話和微信聯系。

3月9日,記者給他打電話時,他已經在跑運輸的路上了。

看起來狀態不錯。

臘月十七往武漢送海鮮

回來后就確診了

3月9日中午11點半,夏師傅裝了一車冰凍蟹腳,正準備上高速送貨。

“出院一個多月,休息得也差不多了,趁著現在高速還免費出來拉點活?!毕膸煾嫡f,跑余姚運價一噸100塊,來回柴油費就要800塊,掙不了多少錢,和老搭檔一起跑,互相有個照應。

他跑車的搭檔,也是多年的朋友,也確診了新冠肺炎。

傍晚時分,夏師傅發來照片,說余姚這邊找不到人卸貨,得在車上睡一晚,第二天卸完貨才能回舟山。

這是夏師傅治愈出院后接的第一單活?!艾F在還不能跑長途,畢竟我和搭檔都還在康復期,醫生說了不能干重活。還有一個原因,目前這個疫情形勢,跑了長途回來,綠碼可能就變紅碼了,又得隔離14天,劃不來?!?/p>

聊起跑長途的故事,夏師傅再次說到了武漢。

夏師傅的微信名叫“舟山武漢專線”。

他回憶說,去年臘月十七,他和搭檔拉了一車海鮮抵達武漢白沙洲農副產品大市場(此市場距華南海鮮市場有三四十公里),卸了部分貨以后,在當地旅館住了一晚,次日又去了白沙洲大道邊的物流中心,把剩余的貨卸完。接著兩人趕往湖南岳陽裝了一車貨,次日回到舟山。

“回來以后,我和搭檔都感染了?!毕膸煾嫡f,最近他和武漢方面一直保持著聯系,至今也不明白被誰傳染的,“我認識的武漢人都沒有被感染,我懷疑是在物流中心交貨時被陌生人傳染的,據說那里發現了確診病例?!?/p>

夏師傅的搭檔比他小18歲,兩人一直一起跑運輸,出院后再次合作跑車,共同面對社會輿論壓力,可謂一對患難兄弟。

這個“倔老頭”沖醫生發火:

你這個舟山的醫生能治好我嗎?

3月8日,夏師傅又去醫院做了檢查,這是他出院后做的第三次復查。

第二天,醫生通過微信給他發來了CT檢查報告,醫生告訴他,結果越來越好,讓他放輕松,過段時間再復查一次。

“鬼門關走了一遭,出院后最想感謝的還是醫護人員?!毕膸煾翟俅翁崞鹉欠庑?。

他在信中寫到:

“我從來沒有和舟山的醫生、護士們一起呆過這么長時間,其實我想回家,他們也想回家。聽說他們進了這個隔離病區以后就不能回家了,我們還可以穿著居家服躺在床上休息,他們天天穿著隔離服,比一比還是我更舒服一些吧。就是這樣,我難受的時候會沖他們發發脾氣,但是他們不管有多難受,從來沒有向我們發過一次脾氣。

入院已有十幾天,也沒有看到他們的臉,更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我知道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叫白衣天使。

我現在就盼望著你們能早點回家,可以脫下那身悶熱、笨重的隔離服,輕輕松松地生活。我呢,也不用從聲音去辨別你們是誰,我也就有機會去看看你們究竟長得什么樣,當面說聲謝謝。

夏師傅在信中特別提到,他因為脾氣不好,在電話里吼過一位李醫生:

我的心情糟透了,有一回李世波副院長在外面忙,但還掛念我的病情,他給我打來電話,問我情況怎么樣,李院長還讓我把舌頭伸出來,拍張照片發給他。我的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我在電話里罵他:很多大醫院都治不好這個病,你這個舟山的醫生就能治好我嗎?求求你們,不要讓我痛苦,我呼吸都難受,你就給我打一針安樂死吧,別讓我受罪了!

我以為李醫生會生氣地掛掉我的電話,沒想到他一直耐心地聽完。等我不說話了,他才慢慢說到:你要相信我們,我們一定可以讓你出院回家,你要配合治療?!?/p>

后來,當舟山醫院的李世波副院長看到這封信后,極為感動。他說,沒想到患者這么有心,大家都在努力,武漢前線的同事們更值得敬佩。

以前經常罵老婆

住院期間才體會到她的好

“我以前的確脾氣火爆,年輕時經常打架,平時對老婆也兇的?!毕膸煾蹈嬖V記者,以前跑完長途車回到家,飯還沒得吃,就會罵老婆。這次住院期間發生的很多事,讓他看到,老婆真的是善良又賢惠,覺得自己以前很對不住她。

這次得病的經歷,他好像徹底轉性了。

“我在住院期間,老婆天天打電話過來問我吃飯了沒有,吃得怎么樣?!毕膸煾嫡f,他的老母親已經83歲高齡了,身體腿腳都不方便,在隔離的賓館里,老婆對母親照顧得很好,他們不在一間房,但老婆每天過去陪婆婆聊天,給她洗澡洗腳,穿衣服,“特別是腳底的死皮呀,刮下來很厚的一層,媳婦對婆婆這樣的孝舉,我想一般人都做不到,所以心里很感動?!?/p>

目前,夏師傅的母親因為身體原因,又住進了醫院。而他的老婆已經正常復工,在當地一家賓館上班,但每天下班還要去醫院照顧婆婆,兒子媳婦也各有各的事。

“我以后還要跑武漢專線

直到開不動車為止”

為了這個家,夏師傅也想著出門攬點活干。前幾天,湖南岳陽一位老板打來電話,讓他拉一批貨過去,夏師傅覺得自己跑不了長途,但也不好拒絕,就幫忙聯系了一位安徽的司機從上海趕到舟山,接了這單生意。

中午時分,那位安徽司機忙著點貨,顧不上吃飯,夏師傅就給他買了一份快餐,52塊錢?!八o我錢,我也沒要?!毕膸煾嫡f,人家初來舟山,也找不到吃飯的地方,我自己吃完就給他帶了一份,感覺他應該不喜歡吃海鮮,就特意打了紅燒肉。

這位自稱壞脾氣的倔老頭,原來骨子里正直善良。

交流中,夏師傅還透露了一件感謝信中沒有提到的事。住院期間,他所在的一個舟山海鮮生意的微信群里,有人發動給他捐款。一千八百的通過微信轉過來,加起來足足2萬多元,夏師傅沒有要。

“治療都是國家買單的,這個捐款我怎么能要呢?”夏師傅說,現在的自己如同劫后重生,一定好好過每一天,酒是不喝的,煙呢,跑車在路上抽得很猛,以后呢少抽些,盡量控制。

“這次重生是醫護人員給予我的,今后我也要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希望武漢的疫情早點結束,我想好了,今后還要繼續跑武漢專線,一直到我開不動車為止?!彪娫捴?,夏師傅再次表達了他的心愿。

來源:錢江晚報·小時新聞記者 唐旭鋒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