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乃則被查:一天學沒上過,曾8次向榆林原一把手行賄,超千萬

  

 

  今年59歲的高乃則涉嫌行賄被立案調查

  3月10日,記者從陜西省紀委監委獲悉,近日,陜西省監察委員會決定對陜西興茂侏羅紀煤業鎂電(集團)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高乃則涉嫌行賄犯罪問題立案調查。

  此消息一出,算是給出實錘,陜北首富高乃則被協助調查的傳言終于成真。

  2018年11月7日,“漢中檢察”曾在今日頭條發文披露,早在2017年,就傳高乃則被帶走協助調查,無法與外人接觸,但后來高乃則又出席各種活動,看上去平安無事。2018年,有關高乃則被帶走協助調查的傳言又不脛而走。但當年10月25日,陜西興茂侏羅紀煤業鎂電(集團)有限公司召開2018年前三季度總結會,董事長高乃則出席會議。此前,一直有傳言稱高乃則之所以被帶走協助調查,是因為一筆6億元的借款,或事涉已落馬的榆林市委原書記胡志強。正是在這次總結會上,高乃則稱公司正逐步償還各類貸款,其中包括讓他遭受牽連的6億借款。

  >>賣豆腐 承包煤礦

  從“白”到“黑”,煤老板的快意人生

  打磚坯,賣豆腐,承包煤礦,成為高乃則發家致富的主要軌跡。在陜北,高乃則的知名度,遠大于他創辦的興茂侏羅紀公司。

  曾經下苦給人打磚坯

  1961年10月,高乃則出生在榆林市府谷縣高莊則村。鄰村的郝先生向華商報記者回憶,“他的名是‘乃’,我不清楚他母親為給他起這個名,但‘則’就是個詞頭,只是表音不表意。”

  高莊則村是個僅有百人的小村,平日里經常接觸,郝先生否認高乃則患有癲癇,“他只是公開承認自己一天學都沒上過,也就會寫自己名字等十幾個字。他曾給鄰村誰家蓋房,就去給人家和泥打磚坯,這可是下苦的體力活。”

  嗅到修鐵路煤礦商機

  成年后,家里的日子很恓惶,家人都熬煎高乃則討不上婆姨,但爭氣的高乃則還真的娶妻生子了,“他娶了鄰村一戶人家的姑娘當媳婦,后來到府谷縣城靠賣豆腐為生。”

  因為售賣的豆腐物美價廉,高乃則也踏實肯干,漸漸在府谷縣城站住了腳跟??抠u豆腐,高乃則攢了一筆錢。

  據“漢中檢察”披露,高乃則后來進入煤礦行業是因為一位工頭的點撥,他請這位工頭喝酒,工頭酒酣之際勸他別賣豆腐了,應該去買煤礦,因為修神朔鐵路就要拉府谷的煤。高乃則恍然大悟,瘋了一樣地借錢和貸款買煤礦。

  1995年,高乃則用所有積蓄買下了府谷鎮二礦的經營權,而他從“白”到“黑”,成為一位名副其實的煤老板,迅速成就了自己的快意人生。

  2004年,高乃則組建陜西興茂侏羅紀煤業鎂電(集團)有限公司,產業形成規?;l展,財富滾滾而來。

  郝先生表示:“那個時期,受制于交通運輸不便,很多煤礦虧損,但他看到國家修建神朔鐵路,府谷的煤炭可以借助這條大通道西煤東運,所以才大膽地搞煤礦,抓住了機會,財富很快成倍增值,包括后來經營煤化工,資產累計超過百億。”

  

 

  高乃則是名副其實的農民企業家

  >>優缺點都很鮮明

  厚道膽子大樂善好施 行賄搞權錢交易

  在郝先生眼里,高乃則是個優點和缺點都很鮮明的人。

  “他的優點之一,就是膽子大,有膽識,別人認為虧錢賠不起的事情,他瞅準機會敢干。另外,他這個人厚道,與人為善,與人打交道從不讓人吃虧,所以有人說他是好人,所以他人脈好。”

  “我家窮沒念過書,趁有能力捐資助學”

  記者從多個信源證實,致富不忘本的高乃則樂善好施,村民誰家里有小病小災,他都會接濟。“他把高莊則村變成新農村的典型,花錢讓村民住上了小二層樓房,還有溫室大棚和家禽養殖場,還修了李豐柏油路。僅鄉村修路,他就花了一兩個億,他做慈善和公益捐助累計超過10億。”

  郝先生介紹,高乃則這些年累計資助上千名農家子弟上大學。“高乃則說,他自己從不為捐資助學專門記賬,有時在村里、有時在街道、有時在辦公室,只要拿著大學錄取通知書的窮孩子找上門來,他都會隨手從衣服口袋里掏個幾千元資助,就是口袋里有多少錢,當然如果考取大學的知名度高,有時候給的還要多。”

  郝先生說:“他曾親口跟這些農家子弟說,‘我家窮沒念過書,娃娃們有機會上大學很好,趁咱有能力,能辦多少事就辦多少事!’”

  “襪子爛洞是在腳底,沒有人能看到”

  郝先生介紹,當年曾與高乃則的司機講起高乃則最經典的一個軼事。

  “高乃則腳上的襪子穿得都磨出了洞,但舍不得買新的,他說襪子爛洞是在腳底,沒有人能看到。”

  涉官員貪腐案 兩次被帶走協助調查?

  但郝先生同樣認為,在高乃則身上也有致命的缺點。“他被協助調查已經有兩年了,一個是涉及榆林市委原書記胡志強受賄案,一個是涉及另一高官貪腐案,都是被帶走協助調查。”

  記者注意到,2019年8月20日,西安中院一審公開審理榆林市委原書記胡志強受賄一案。該案經陜西省監察委員會調査終結后,于2018年12月12日移送陜西省人民檢察院起訴。公訴書披露,經依法審查查明:2008年至2011年,胡志強為陜西興茂侏羅紀煤業鎂電(集團)有限公司在煤炭資源整合審批、3052化工項目順利進行、協調建設銀行榆林分行籌集資金等方面提供幫助。

  曾8次向榆林原一把手 行賄超千萬

  2008年至2011年,胡志強先后8次在其榆林市政府辦公室、榆林市金龍飯店附近等地,共計收受該公司法定代表人給予的人民幣830萬元、美元24萬元、價值人民幣35.65萬元的紀念金幣一套。這項控罪在胡志強56項受賄行為中,行賄數額是最大的一宗。

  此外,高乃則還卷入多起煤礦承包經營股權之爭。2012年5月,高乃則涉嫌偽造證明侵占他人價值數億元的煤礦。

  郝先生分析認為,高乃則出身農民,從小生活貧困,潛意識里有攀附官員、對達官顯貴膜拜,存在政商權錢交易,以博取利益。“他受教育程度低,尤其是不具備理性法治思維,他的思維很停留在農民狹隘的層面,對商人和權力之間關系的風險評估認知能力低。”

  

 

  高乃則的企業資產過百億

  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 斬斷圍獵利益鏈

  記者還獲悉,高乃則在幾次被控制期間,“每次都有不適合收押的情況,甚至還有自殘情況。”

  3月10日,記者注意到,“陜西紀檢監察”公眾號刊發《高乃則被立案調查釋放了什么信號?》一文指出,昔日,伴隨著陜北煤炭行業興盛的天時地利,高乃則由一個賣豆腐的小商戶一躍成為陜北首富,并因經常做慈善被媒體和大眾關注。然而,因涉嫌行賄,一切皆成過往。

  高乃則的通報消息雖短,卻釋放了強烈信號:“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堅決斬斷‘圍獵’和甘于被‘圍獵’的利益鏈”絕不是一句空話;紀檢監察機關正在由注重調查受賄問題向受賄行賄問題并查轉變,讓“圍獵者”付出應有代價將成常態。

  “圍獵”行為性質惡劣,影響極壞,不僅破壞“親”“清”政商關系、損害營商環境,還嚴重敗壞社會風氣、污染政治生態,必須堅決清除。

  高乃則被立案調查,也向企圖“圍獵”干部的行為拉響警報。據省紀委監委審查調查室一辦案人員說:“對行賄人的法律責任追究將提到和受賄人同等重要的程度,行賄人不僅受到刑事責任追究,不正當財產利益也將被全部追繳。”

  >>律師說法

  行賄數額500萬以上可判10年或無期

  3月10日,陜西恒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知名公益律師趙良善接受華商報記者采訪指出,《刑法》第389條規定,為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國家工作人員以財物的,構成行賄罪,以及第390條規定,對犯行賄罪的,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因行賄謀取不正當利益,情節嚴重的,或者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處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或者使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的,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行賄人在被追訴前主動交待行賄行為的,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對偵破重大案件起關鍵作用的,或者有重大立功表現的,可以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談及具體的量刑,趙良善介紹,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9條規定,犯行賄罪,行賄數額在500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390條第一款規定的“情節特別嚴重”。“本案中,高乃則行賄超千萬,屬于情節特別嚴重,可對高乃則判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來源:華商報(記者 李華)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