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確診病例超百萬 巴西何去何從

新華社里約熱內盧6月19日電 綜述:新冠確診病例超百萬 巴西何去何從

新華社記者趙焱 陳威華

巴西衛生部19日公布的新冠疫情數據顯示,該國累計確診病例達到1032913例。巴西成為美國之后全球第二個確診病例數超過百萬的國家。

盡管疫情依然嚴峻,迫于經濟壓力等因素,巴西多地已逐步放松隔離措施。一些較早放松隔離的城市新增病例數上升,醫學專家對此非常擔憂。

疫情走向不明朗

巴西新增病例數在此前一周較為穩定,曾有人認為可能已進入平臺期。但19日巴西報告新增確診病例54771例,創疫情暴發以來的新高,因此疫情走向仍然不明朗。

巴西國內各地區的疫情走勢也很不平衡,北部地區總體好轉,中西部地區疫情繼續上升,東南部地區大城市疫情開始出現平臺期跡象,但卻有向中小城市發展的趨勢。

一個由巴西圣保羅大學、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和英國牛津大學專家組建的新冠病毒監控平臺近日發布報告指出,從5月底6月初起,巴西各州首府的新增病例開始減少,但疫情正在向內陸地區的中小城市傳播,截至當地時間6月10日,累計有60%的確診病例發生在首府之外的市鎮。

以此前病床告急的亞馬孫州首府馬瑙斯市為例,該市方艙醫院目前僅余46名病人,關艙指日可待。據報道,這家方艙醫院投入運行2個月來,共醫治570多名病人。

而在州首府之外的一些小城市,疫情開始嚴重起來,特別令人擔憂的是巴西北部和西部一些原住民聚居區內陸續發現了新冠感染者。目前,全國被感染的原住民已經超過6300人,一些部落中的傳統節日被迫取消。聯邦政府近日在原住民聚居區較多的亞馬孫州和帕拉州新建的方艙醫院里,都增加了原住民專用病房。

疫情發展原因多樣

巴西在今年2月底報告首例確診病例,晚于許多國家,但隨后疫情迅速發展。由于檢測能力不足,巴西醫學專家普遍認為實際感染病例數字要比已知數字更高。

里約熱內盧聯邦大學病毒學家阿米爾卡·塔努里認為,疫情發展如此迅速的原因首先是缺乏清晰的政策,各級政府的政策經常相悖,讓民眾無所適從。

其次是巴西公共醫療體系多年來缺乏投資,設備陳舊,醫務人員嚴重不足。巴西衛生部的數字顯示,巴西全國公立醫院共有18564張重癥病床,私立醫療機構中有15754張重癥病床。而巴西70%的人沒有醫療保險,無法去條件相對較好的私立醫院就醫,一切都必須依靠公共醫療系統。

疫情開始后,從聯邦政府到州政府和市政府都在努力增加重癥病床數量,并興建方艙醫院,但很多方艙醫院建好后卻因為缺乏醫療設備或沒有足夠的醫生而無法全面開艙收治病人。伯南布哥州奧林達市急救中心的5名醫生曾聯名上書州政府表示:“我們沒有足夠的呼吸機,有時只能眼睜睜看著病人因為呼吸困難死去?!?/p>

此外,社會隔離政策沒得到嚴格執行,也造成隔離效果大打折扣。巴西多個州在發布禁足令后與手機運營商合作,監測民眾的居家隔離情況,但發現居家率平均只有50%左右,而專家們認為居家率需達到70%左右才算是有效隔離。

“逆風”復工風險大

疫情給巴西經濟造成了嚴重影響。巴西國家地理統計局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巴西國內生產總值相比2019年第四季度下跌1.5%,是2015年第二季度以來最大的季度跌幅。

為挽救下滑的經濟,巴西一些州逐步放松隔離措施并復工復產。圣保羅州從6月1日開始根據每個城市的重癥病床占有率實行分級隔離政策,將州內的城市按照紅、橙、黃、綠、藍五種顏色來分級,每15天重新評級一次。里約熱內盧州從6月2日起分6個階段逐步恢復生產生活,每個階段也是15天,在一個階段后會重新評估疫情狀況以決定是否進入下一階段。

然而即使逐步放松也造成了疫情的發展或反彈,這在人口稠密的城市尤為明顯。以較早放開的米納斯吉拉斯州首府貝洛奧里藏特市為例:這里從5月25日開始恢復商業活動,因為當時公立醫療系統中重癥病床占有率僅為40%,而到6月18日,重癥病床占有率達到74%;確診和死亡病例數在放松前分別為1402例和42例,而到6月16日,這兩個數字分別增加到3810例和87例。19日,該市市長卡利爾宣布暫不執行第三階段的放松政策。

巴西奧斯瓦爾多·克魯斯基金會19日發布報告說,根據巴西出現疫情后每周情況報告來看,社會隔離政策讓醫院壓力減小,現在全國疫情仍然嚴峻,截至6月17日依然有8個州的重癥病床占有率超過80%,放松隔離政策無疑會造成病例數快速攀升。這份報告指出,要警惕由于放松隔離而導致第二輪疫情暴發,這可能使一些州的公共醫療系統崩潰。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