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辦?我爸媽用我婚房的錢,買了16萬包治百病的維生素

2020-06-20 12:30 來源:澎湃新聞·澎湃號·湃客

文|編程浪子

來源|智能相對論(ID:aixdlun)

在24年前,有一位叫做宮步雪美的日本社會派推理小說家。

當時她最著名的小說《火車》入了選英國《衛報》推薦“亞洲10大推理懸疑小說”。

這部小說主線是一名即將結婚的優秀女性突然消失,在一名偵探的追查下,發現這位女性原來身負父親從借貸公司的巨額借貸,多年來隱姓埋名希望可以重新開始,終究事發倉皇逃脫。

在追查過程中遇到一位類似的老人,他被日本的保健品團伙欺騙入伙,然后散盡家財購買了大量萬能磁療床墊,最后因為破產而只能隱姓埋名。

當時的日本正在經歷昭和年代最后的繁華,昭和男兒勵精圖治,全國經濟持續數年高速增長,產業上創新不斷,國民經濟上則是房價瘋漲。大部分日本人拼命加杠桿,東京銀座夜夜笙歌、紙醉金迷。

日本人依靠經濟實力盲目對外投資,掌握了全美10%的不動產,索尼驕傲的買下了哥倫比亞影業,三菱以14億直接買下了美國的象征洛克菲勒中心。

這一切像極了我們正在經歷的一切,經濟飛速增長,每一刻都在刺激人們難以抑制的欲望。

一直到伴隨著日本老齡化,美國人強行推行廣場協議讓泡沫清退,日本進入“失落的十年”。

老齡、少子化、保健品、騙局、個體化、無緣社會……這些透出一絲寒意的概念,正在成為老人和終將老去我們這一代人生命的底色。

一、老年人的保健品迷局,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在國內,沉溺于保健品的老人大致分為兩類,一類花了錢,雖然實際上并沒有宣傳的神奇效果,做了一把小韭菜,但是不至于危及身家,而且老人至少獲得了心理安慰,并且對效果深信不疑。

另一類則深陷到各種保健品相關的泥沼中,銷售人員用情感攻勢捆綁老年人,然后誘騙老人購買巨額保健產品;或者誘騙老人參與保健品有關的高回報“項目”,瘋狂宣傳親朋好友入伙,爆雷后又反目成仇;還有人因為使用虛假宣傳的保健品,耽誤了原本有機會救治的疾病…..

保健品的迷局中,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深海是死亡恐懼,火焰則是無間地獄。

1.海水

長沙的小楊,她的母親是一位退休教師,2018年經朋友介紹在某小區的康體店,前前后后購買了四萬多的“體力補充調節水”和保健羊奶。

在我們的采訪中,老人篤定的說,“你們不知道,我當時爬岳麓山,感覺累了喝幾滴,立馬就來精神了,爬山都不怕累”。一瓶三百多的體力水老人先后買了三十多瓶,還買了十多瓶送給親戚和朋友。

對于這件事,小楊對“智能相對論”說“母親一生勤勤懇懇,當時覺得年齡大了,花點錢就花點錢吧……我也不想因為這點錢就讓媽媽不痛快,雖然我也覺得體力補充水什么挺不靠譜的,很有可能就是跟咖啡類似的成分在里邊吧”。

當時這家康體店,甚至成了小區老人的聚集中心,各種磁療儀、理療水的使用非常熱鬧,一些普通的血壓監測和健康咨詢都成為社區老人的聚集的吸引力。

2019年小楊的母親已經不流連于社區的康健店,因為血壓問題,已經需要定期的服用降壓藥,醫生的建議不要再隨意服用保健品,在小楊的詢問下,醫生說可以少量服用些維生素和鈣片,但主要還是以鍛煉和健康飲食為輔。說到這里,老人還表現出特別遺憾的樣子,又開始向“智能相對論”介紹其她當時喝羊奶的效果,“羊奶比牛奶有用的多,牛奶都是奶廠的,我那會買的羊奶喝了明顯感覺人更精神了”。

而小區的康體店依然十分熱鬧,老人恐懼衰老,就像人們恐懼深海的未知。

2.火焰

《觀無量壽經》云:人以惡應墮惡道,命欲終時,地獄眾火俱至,必有火車來迎。

而另外一類老人,在保健品帶來的無間業火中將自己的人生和家庭燃燒殆盡。

這里最容易入局的是與家人關系相對比較疏遠,缺乏情感關懷的老人。

操作方式有兩種,一種是通過知名專家的幌子免費診斷,專門誘騙老年人高價購買保健品。

另外一種,主打情感牌,保健品銷售員對老人往往是噓寒問暖,百般奉承,讓本來就缺乏情感寄托的老人迅速淪陷,對銷售人員言聽計從,從而購買巨額的保健品。

有些上當受騙的老人,即使在騙局被揭穿后,對于推銷員依然深信不疑,“這些孩子和我們的兒子女兒是一樣的啊,怎么可能騙我呢?”,而上當老人的子女只能是無可奈何。

西安的張阿姨,女兒由于工作短期調動去了長沙,負責這個片區的連鎖手機配飾門店。

而就是在女兒出門的這一年,老人從參與小區的老年人養生講座開始,結識了以為和她女兒同齡的保健品銷售小姑娘。

一開始是各種上門噓寒問暖,老人有時候買菜不方便,這個銷售就主動承擔了這項工作,老人對銷售的信任逐漸升溫。

也就是在老人的信任程度到了一定程度后,銷售開始勸說老人購買從理療儀到各種保健沖劑、飲品等系列產品,購買金額達到16萬,而這些錢除了老人自己的積蓄外,還有本來女兒打算和男友共同付婚房首付的積蓄。

所謂的保健沖劑,其實就是維生素而已。

二、和黃賭毒一樣根植于人性欲望的保健品產業

恐怖作家之王洛夫克拉夫特曾說過人類最深的恐懼就是對未知的恐懼。

耶魯大學哲學家謝利·卡根則認為在未知中,最原始與本能的恐懼則是對死亡的恐懼。

人類學家認為在所有的文化中都有死亡禁忌,因為唯有禁忌才能將人們與可怕的死亡分割開。而不論東方西方、古代或者現代,對于“萬能藥”“仙藥”“強健藥品”的渴求都是一致的。

18世紀至今美國的保健品的盛行從未停息。19世紀美國西進運動期間各種神奇補劑充斥市場,歐洲明確精致進口美國的藥品和食品。直到上世紀中期,在1997年至2002年間,美國草藥和膳食補充劑的使用依然增加了50%,成年用量從2700萬增加到了3200萬。

保健品的暴利生意,隨著改革開放后泥沙俱下,也迅速進入了國內,一代人被洗腦的“腦白金”,主要成分其實就是如今某寶上二三十一盒的褪黑素,這是人產生困意的一種必要物質。

據企查查數據顯示,2015年是國產保健品全面爆發的一年。

這一年,新《食品安全法》中明確了保健品的法律地位,給行業吃下了定心丸,因此2015年全國保健品企業注冊量猛增,是2014年注冊量的近2倍。2019年全國保健品相關企業注冊量最多,達65.1萬家,較上年上升了18%。

在2016年7月1日起施行的《保健食品注冊與備案管理辦法》中,保健食品的定義為“具有特定保健功能或者以補充維生素、礦物質為目的的食品,即適宜于特定人群食用,具有調節機體功能,不以治療疾病為目的,并且對人體不產生任何急性、亞急性或者慢性危害的食品?!?/p>

問題在于,調節機體機能是一個難以客觀衡量的結果,因為安慰劑效應對人的影響是特別大的。說白了,國家為難以規范的保健品留下了一個口子,這中間很難說沒有利益團體的影響。

企查查數據顯示,注冊資本在100萬以內的保健品相關企業是該市場的主力軍,占據了總量的82%;而注冊資本在1000萬以上的保健品相關公司僅占總量的4%。顯而易見,保健品行業是一個“低投入,高回報”,準入門檻特別低的行業。

從近期注冊數量來看,僅僅2020年上半年,全國新注冊的保健品企業就達到了二十多萬家,保健品行業還在如火如荼的瘋狂擴張。

也正是由于2015年保健品在法律上的地位得到了明確,從2015年開始保健品相關企業風險開始暴漲,2015年新增風險信息的數量是2014年的18.3倍;而2019年新增的保健品相關風險信息數量最多,達到近1.6萬條,是2018年的1.2倍。

難道是在此之前保健品行業比較規范嗎?與之相反,恰恰是因為在因為“權健事件”事件之前,保健品完全處于一個不在有效監管之下的灰色地帶,虛假宣傳、非法傳銷、非法添加、欺詐銷售問題把老人和他們的家庭拉入地獄。

三、我們都厭惡老人,只是社會不敢說

美國媒體人泰德·菲什曼的著作《當世界又老又窮——全球老齡化大沖擊》寫到,美國有一家老年人醫療機構決定啟用性工作者作為未來老人看護的主力,因為他們不會排斥與老人的“身體接觸”。

人們都恐懼衰老,這種恐懼落在社會層面就是家庭和社會對老人的漠視。

電影《酒神小姐》

2016年的韓國電影《酒神小姐》,用非常冷峻的眼光講述了老年人貧困的情況,有大量的老人開始被迫在公園進行性交易,成為“站街女”。

韓國45%的自殺人群來自于60歲以上老人,70歲還要繼續出去打工。

與被忽視的老年人貧困相似,老年人購買保健品,除了整個行業比較混亂之外,其心理學的根源無非是整個社會對老人的漠視。

這部分有錢的老年人買的不是保健品,他們買的是一種情感寄托。而沒錢買保健品的老人呢?他們會落入更慘悲慘的境地。

老年人的世界、兒童青少年的世界、與中年男女的世界,代際之間的溝通正在分崩離析,人們對于手機的興趣,壓倒了面對面的情感交流。

國發展研究基金會近日發布的《中國發展報告2020:中國人口老齡化的發展趨勢和政策》(下稱“報告”)顯示,從2035年到2050年是中國人口老齡化的高峰階段,根據預測,到2050年中國65歲及以上的老年人口將達3.8億,占總人口比例近30%。

未來的世界不是年輕人的世界,而是一個充滿了老人世界的時候,如果我們不能學會與老人共處,當悲劇發生的時候,看到失魂落魄或者還沉迷于騙局無法自拔的老人,或許也就是未來的我們。

此內容為【智能相對論】原創,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