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敏:一直在路上的扶貧隊長

9月的石門太平鎮太平社區,果熟蒂落、稻米飄香,正是豐收的季節。但是陳敏卻再也看不到這美好的景象了。

陳敏是石門縣畜牧水產事務中心政工股股長,有著近21年的黨齡,2019年3月主動請纓到太平街社區駐村扶貧,任工作隊隊長。1年零5個月的時間,他至少2次以上走訪了134戶貧困戶,處理了近百件問題,迎接了數次檢查。常常一個人加班到深夜,方便面已是家常便飯。

今年以來,陳敏常常感到頭疼胸悶,大家勸他去檢查一下,他總是說,“我這是頸椎引起的,拉拉單杠就好了?!痹谏淖詈笕兆永?,他仍在加速奔跑著。

8月5日下午,在太平街社區參加石門縣脫貧攻堅緊急調度視頻會完后,陳敏獨自駕車2個半小時回石門縣城。8月6日上午,在縣里匯報脫貧攻堅工作情況后,突發心肌梗死倒在了辦公室,及時搶救也未能把他留住,生命永遠定格在47歲。8月7日,陳敏被追授“石門縣優秀共產黨員”稱號。

在他去世后的一個月,我們循著他的足跡,來到他工作過的“戰場”,聽著大家講和他的故事。一件件往事、一聲聲贊嘆、一顆顆淚滴,為我們還原了一個活生生的陳敏。

他是貧困戶的“知心隊長”

9月24日下午,在太平街社區會議室里,53歲貧困戶唐小元念著信,泣不成聲。

“陳隊長特別和藹可親,平易近人,幫我走出困境,他不幸離世,我悲痛萬分……”看著唐小元傷心的樣子,在場所有人眼睛都紅了。她是陳敏的結對幫扶對象,在陳敏去世后的第5天寫下一封信來緬懷他。

唐小元家住在半山腰,從前到她家要走過一段泥巴路,直到今年7月底水泥路才修好,在與唐小元家結對幫扶的1年多時間內,無論刮風下雨,陳敏都要爬上去看他們,一月至少兩次。

image001.jpg?x-oss-process=style/w10

陳敏(右一)生前爬山扶貧是家常便飯

2019年年底,唐小元的丈夫張大軍突發大病倒下了,陳敏立馬給他們申請了大病救助資金。唐小元本身腰不好,干不了重活,家中九頭豬、幾十只雞的喂養任務全部壓在她一人身上。在丈夫去長沙治病的2個多月里,她幾近崩潰,陳敏經常提著東西來看她,鼓勵她,指導她養殖,她挺了過來,熬過了那段最艱難的日子,“那天我聽隔壁的愛春姐說陳隊長走了,我還以為他調走了,連忙問走到哪里去了?”

直到現在,像唐小元一樣不相信陳隊長走了的鄉親還有很多,陳敏給他們最大的感覺就是實在,沒有一點架子,每次上門走訪都問的很細,叮囑這叮囑那,成為了大家的“知心人”。

貧困戶的大事小事都是陳敏的憂心事,他每月駐村達到25天以上,共組織召開屋場會20多場,解決問題近百件:為貧困戶張克培解決了發展養殖產業小額貸款4萬元,為陳富謀落實了危房改造資金3萬元,為陳傳謀落實了低保和殘疾人保障政策,為貧困戶文次爭取5000多元改水改廁費用。

2020年6月,陳敏到向家墩走訪了解到當地10多戶群眾因飲水受到污染時,積極向上級領導匯報,多方籌措爭取到30多萬項目資金,重建蓄水池、改造飲水設施,幫助當地群眾解決了安全飲水問題。

他是鄉親們的“指路明燈”

10組農戶張云志翻看手機,手機上有和陳敏的20多次通話記錄,微信里有陳敏幫他賣米后的轉賬記錄。即使陳敏走了一個多月了,他仍舍不得刪掉這些記錄。

“我太想念他了?!标惷糇吆蟮?月28日,張云志兩次撥打了他的電話號碼,“我想看看有沒有人接?!睆堅浦菊f,自己和陳敏是多年的老朋友,早在10多年前,陳敏在太平鎮當畜牧站站長時,他就是村里的養殖戶,多次接受陳敏的指導和幫助。

去年,受非洲豬瘟影響,張云志養殖的280多頭豬被銷毀,一下子欠了幾十萬元的債。家里有兩個孩子和年邁多病的老人,張云志和妻子柳琬羚手足無措。陳敏見狀,主動聯系湘佳牧業,幫他們申請了雞苗,自己開車將張云志的大米拉到縣城里賣?!拔覀兗业碾u棚就在對面山上,是陳隊長一手指導建起來的,現在第一批1700多只雞已經出欄了,他都沒有看到。陳隊長最后一次和我通話,就是問我家里還有沒有大米要賣……”說起陳敏對自己的好,張云志雙眼含淚。

太平街社區位于石門西北山區,路遠坡陡,人員分散,有時要走好幾里路才能看到一戶人家。白天,陳敏拿著筆記本逐戶了解貧困戶情況,傍晚下山回到宿舍,他又拿起電腦逐條核對記錄信息,思考幫扶措施。

通過大量走訪調查,他發現貧困群眾基本上都有了養殖、種植等穩定收入來源,最困難的還是山高路遠,好的農產品“出不去”。為此,他一方面推行消費扶貧,號召單位職工購買貧困戶家里的土雞、豬肉、茶葉、大米等農副產品,另一方面積極爭取項目資金,為太平街社區硬化道路3.78公里,擴寬道路5.4公里。依托后盾單位為村里爭取扶貧項目資金30多萬元,因地制宜,一戶一策制定脫貧規劃和措施。目前,全社區建檔立卡貧困戶134戶390人享受了產業幫扶政策,人均增收600元以上。

他是同事們的“定心丸”

image003.jpg?x-oss-process=style/w10

陳敏(左二)生前是同事們工作中的“定心丸”

“王主任,我一直懷念多年前在你們家吃臘肉燉菌子的味道,有時間一定要再嘗一次?!边@是陳敏重回太平鎮工作后,見到王瓊說的第一句話。

王瓊是太平街社區的民政專干,也是陳敏駐村扶貧一年多來的“戰友”,多年前他們就認識。數次下班后,王瓊邀請陳敏去他家吃飯,陳敏都因為有事走不開。直到生命走完,這個約定都沒有實現。

在太平街社區二樓一個小房間里,擺放著一桌一柜一張床,“平時陳隊長就在這里辦公、生活?!碧浇稚鐓^黨支部書記文東平回憶,自從陳敏來社區后,干部之間更團結了,扶貧工作做得更加扎實了,他是同事們的“定心丸”。

田彬彬是石門縣畜牧水產事務中心副主任,分管扶貧工作,“自去年3月份以來,陳敏一直在扶貧的路上。他去世的那天上午,還到我這里來了一次。他走時還笑著說,領導放心呢,扶貧工作沒得問題,可沒想到......”田彬彬在聽到其他同事求救的聲音后趕了出去,和同事們一同把他從單位送到醫院,依舊無力回天。

主動請纓,對陳敏來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2020年大年初二,他在工作微信群里發現一則消息,因疫情原因,單位緊急召集家住縣城的單位職工開展疫情防控工作。此時還在老家過年的陳敏不顧家人反對,毅然回到單位加入到小區防控組。

“陳敏從來不對我們說家里的事情,直到他不在了,我們才知道他家里原來這么困難?!碧锉虮蛘f,陳敏的父親今年74歲,患有尿毒癥,每隔2天就要到縣人民醫院透析1次;母親72歲,喪失了勞動能力;妻子在縣步行街過道擺攤經營;19歲的兒子今年才從職校畢業,受疫情影響仍在家待業,他生前一個人撐起全家的整片天。

為了扶貧,他放下了一切。特別是今年以來,由于脫貧攻堅工作任務繁重,他已經連續3個月沒有回家了,直到8月5日晚,脫貧攻堅工作普查工作接近尾聲,他才連夜驅車趕回單位匯報脫貧攻堅鞏固提升工作。

丈夫的突然離世,讓妻子李萍傷心欲絕?!斑@兩年他大部分時間都在村里,很少回家,就算回來也總是記掛著山里的鄉親?!崩钇颊f,丈夫對貧困戶的情況記得很牢,常常和她念叨,“可工作有多苦多累,他都藏在心里?!?/p>

“陳隊長扶貧,是在平凡崗位上兢兢業業為國家做事。就是因為有很多像他這樣默默堅守的人,山鄉小康夢才能變為現實?!碧锉虮蛘f。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