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城”:新環境新探索

2020年的成都,更值得一提的是“快”。

《瞭望東方周刊》記者黃琳、葉含勇,特約撰稿鐘茜妮? 編輯高雪梅

藍天下的成都

9月初,一條短視頻被成都人刷屏。

“一個是三環內老城,一個是城南新城,兩邊人的生活完全不在一個世界,太古里的人們似乎不用上班,軟件園的人們似乎不用下班,人民公園的人,更愛喝蓋碗茶,環球中心的人更愛喝星巴克……住浣花溪的人穿著背心拖鞋去散步,住金融城的人穿著西裝革履見客戶,住少城的人說這有成都的底蘊,住天府的人說這里有成都的未來。一邊是成都的慢悠悠和老本味,一邊是成都的快節奏和現代化……一邊的成都離成都自己更近,一邊的成都離世界更近……”

這條題為《成都,兩個平行世界構成的城市》短視頻得到成都人的認同,主要是因為上面這段解說詞。

“這就是我的生活,住成都三環內,上班在天府三街的人,每天都在兩個世界穿梭?!痹谲浖@上班的穆先生說。

快慢成都才是這個城市的標準照。2020年的成都,更值得一提的是“快”。

有一種快,叫成都快

2020年給各個城市帶來嚴峻挑戰。在各省市陸續公布的“半年報”數據里,成渝皆在GDP“轉正”之列。四大城市群之中,只有成渝全面實現了正增長。

隨著2020年1月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重大戰略部署的提出,成都被賦予了探索新時代城市發展路徑的使命和機遇——“建設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

從2018年公園城市在成都首次提出,到“建設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的目標,成都始終以現代城市管理內涵整體重塑為核心,探索城市建設模式、城市管理方式、市民生活方式、社會治理方式等全方位變革,這一切都反映在2020年這個特殊的上半年里。

2020年有一種快,叫成都快:早在1月26日,成都就開始研究企業復工復產;2月26日,成都3588家規上工業企業全部復工復產;3月底,成都服務業實現復市。

疫情沖擊下的2020年,成都快速應對,率先暢通國內循環、拓展國際市場,推動經濟社會秩序加快全面恢復。

“快”成都的效果也有數據為證:2020年前7個月,成都新增市場主體35.5萬戶,增長21.7%,進出口總額3898.3億元,增長24.9%。

“去年一天的營業額是1000元左右,現在能夠達到2000元?!?020年5月26日晚,全國人民通過新聞聯播分享了占道經營帶給黌門街餐飲商戶姜韓的“紅利”。一時間,“成都允許占道經營”上了熱搜,網友評價,成都人熟悉的煙火氣又回來了。

“越界”卻被肯定,這是成都探索柔性執法的創新之舉。而每一次對群眾“急難愁盼”的現實回應,都是制度創新生動的實踐,彰顯著公園城市成都在“塑城”實踐中遵循以人為本的邏輯。

2020年春節以來的疫情,給全國各大城市的經濟和社會秩序都帶來巨大沖擊,為了幫助商家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擴大客流,也為了更大范圍內保障就業,3月,成都市城管委推出“五允許一堅持”政策,特別是針對餐飲商家,允許設置臨時占道攤點攤區、臨街店鋪越門經營等,新創造了10萬個就業崗位。

一到夜色降臨,成都的街頭小巷便鉆出了推著小推車的商販。蔬菜水果、小吃零食、日用商品、文創產品……熱鬧的場面點亮了成都的夜。商販流動起來、商鋪活躍起來、城市和市民的信心提振起來。

客居成都的美國作家何偉在《紐約客》上發文介紹中國如何控制新冠疫情。在他看來,部分商戶可以來到規定的路段擺攤的“成都模式”是值得一提的做法?!懊棵客窘?,看著街市中的人群,我總是回想起二十年前的成都街巷?!眻鼍皢酒鹆怂麑铣啥嫉挠洃?,也帶來了他對抗疫的思考——“與美國大規模舉債的救濟不同,中國采取的經濟刺激政策是適度的,相較于美國式的現金補助,中國給予企業家更多的空間探索他們自己的解決方案?!?

實際上,快速應對,幫助企業紓危解困,正是成都“半年報”取得好成績的重要原因。

四川省委常委、成都市委書記范銳平在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介紹,“早在正月初二,我們就按照黨中央和四川省委的統一部署,開始分行業研究企業復工復產問題。2月6日出臺20條政策,重點解決企業防控物資不足、原料與用工緊張等問題。隨后,又出臺奮力完成年度經濟社會發展目標的33條意見等措施,統籌安排補助資金25.5億元,全面落實中央和省疫情防控與穩定經濟運行政策?!?

成都應對“快”,其底氣源于快速有序的疫情防控。依托這幾年探索構建的黨建引領社區發展治理體系,成都迅速組織48.9萬人在11天內對4370個社區實施了3輪地毯式、精細化排查,敲開800多萬戶居民家門,排查1993萬余人次,用范銳平的話說,“做到了底數清、狀況明”。

范銳平稱,市場主體是經濟的力量載體,保市場主體就是保社會生產力?!拔覀兪冀K把培育市場主體、增強有效供給作為重中之重,千方百計為市場主體紓危解困、賦能加力,全方位構建有利于激發市場活力和社會創造力的發展環境?!?

在疫情發生后,成都迅速組織開展“送政策、幫企業,送服務、解難題”行動,8個產業專班、1萬多名服務專員持續蹲點,一對一為企業解決原材料不足、供應鏈受阻、用工緊張等實際困難。

2020年上半年,成都累計為企業解決問題逾1.5萬個,減免企業稅費、社會保險費495.7億元,引導金融機構提供資金支持619億元。

2020年5月14日,成都市第十七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召開,成都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建設韌性城市,其中明確要提升應對處置各類突發事件的能力水平,為城市可持續發展提供堅實保障。

成都以主動姿態適應新環境,在“危機”到來之際應對有序,一邊快速恢復城市功能,一邊尋求機遇積極造血讓城市持續前行,這是成都塑城的新嘗試,也是探索新的城市可持續發展模式。

2019年2月11日,俯瞰天府新區科學城

制度創新,場景落地,持續發展

2020年上半年,成都有兩張逆勢增長的成績單頗為亮眼。

在疫情幾乎對全球航空業造成“停擺”時,成都雙流國際機場自2020年3月以來持續保持回升態勢,上半年旅客吞吐量位列全國第一,同時,成都雙流國際機場起降架次量連續兩月居全球第一。在全球疫情吃緊造成沿海外貿數據普遍承壓時,成都上半年實現進出口總額3230.9億元,同比增長23.5%,其中進口額、出口額分別增長25.5%、21.9%。

成都的各行各業都在迎疫而上。隨著國內疫情防控和國內經濟形勢向好,成都鮮明提出:“投資優先、項目為王”,開展為期3個月的項目招引攻堅行動,將落后的工期追回來,把疫情造成的損失搶回來。

從固定投資來看,成都上半年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4.1%,連續3個月保持增長,增速較一季度提高11.3個百分點。而從新興產業來看,成都新興工業產品產量快速增長,新能源汽車、太陽能電池、集成電路產量增長56.9%、54.3%、25.6%。

為何成都能逆勢增長?

“后疫情時代為新經濟的發展打開一扇機遇窗口,這一時機成都重提發展新經濟、培育新動能,是對社會經濟秩序重建的回應?!痹纬啥际行陆洕敝魅蔚闹芎檎f。在她看來,成都的新經濟不是新技術、新模式、新業態或新產業、新產品本身,它更多的是通過制度的創新,提供場景讓其落地,從而匯聚新的要素,形成爆破性的力量。

2020年3月31日,胡勝全帶著疑問去參加了一場新經濟發布會,他想知道:“成都用什么留住新經濟企業?”

胡勝全是成都科技企業孵化器協會秘書長,這家協會擁有168家孵化器和眾創空間,旗下成員孵化了極米科技、“哪吒之父”可可豆動畫等實力新經濟企業。

當新經濟企業成長后需要更完整的土壤、市場、營商環境,成都是否能留下它們,讓其發展壯大,在胡勝全看來,“給錢是不行的?!?

不給錢,能給啥?——在這場“場景營城 產品賦能”2020成都新經濟新場景新產品首場發布會上,胡勝全得到了答案:成都持續給出的,是成都新經濟企業最需要的硬核科技、應用場景以及發展土壤。

正是在這場發布會上,成都宣布面向全球持續發布1000個新產品、1000個新場景,為企業提供新機會、為市民創造新體驗。8月20日,成都東部新區發布的“天府國際機場”等生態開放新場景,吸引了30多家企業,達成意向投資150余億元。

成都建設公園城市的創新和探索中,實現生態價值轉化的路徑之一就是營造新場景。

在成都當下全力打造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進程中,成都依托近年來重點打造的公園綠道體系,開展了“公園城市體驗消費季”“游綠道公園、品時令佳果”“熊貓運動會”等活動,大力發展戶外消費。

成都實施“公園+”“綠道+”策略,激活創新動能,面向全球持續發布新場景、新產品,以公園城市作為新經濟、新動能成長發育的場景媒介,不僅帶來了人流,還將人與商業加以串聯。源源不斷的資源流動于新經濟公園場景、新經濟農業場景、新經濟文創場景和體育賽事場景等,大大提升了城市的經濟與社會活力。

16930公里的天府綠道把城市與鄉村相連,1000個川西林盤星羅棋布,農商文旅體融合發展,在成都“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建設中,“鄉村表達”同樣矚目。

比如,成都國星宇航科技有限公司推出了“城市之眼”,依托AI衛星網絡數據服務,構建了一套能夠對城市空天地信息進行動態采集、融合、分析的時空數據平臺。這意味著,農民一支手機就能掌握土壤、天氣和農作物的長勢。

“雙贏”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場景和產品在“公園+”“綠道+”的舞臺火花碰撞。

永續發展大格局

2020年4月28日,成都東部新區正式掛牌,這片729平方公里的土地,寄托了成都轉型突圍的戰略愿景,也承載著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相向發展的期望。

龍泉山森林公園管委會的工作人員指著龍泉山規劃圖,向本刊記者開玩笑說,翻過龍泉山,成都向東,正好和向西的重慶相遇。

成都本地媒體報道說,“曾經,隔著龍泉山,風景兩重天。如今,跨越龍泉山,成都天地寬?!?

昔日的成都,是“兩山夾一城”的逼仄,被西部的龍門山脈和東部的龍泉山框在其間。如今的成都發展跨越了千百年的東部生態屏障龍泉山,將這座山變成城市“綠心”和“會客廳”。沿著龍泉山“兩翼”,分別是成都中心城區和成都東部新區,位于成都東部新區的天府國際機場正蓄勢待發。此番進發,成都的城市格局開闊了,由“兩山夾一城”變為“一山連兩翼”。

在成都市規劃館,成都重塑公園城市新型形態的沙盤圖 “有聲有色”,可以清晰了解成都永續發展的大格局:統籌推進“東進、南拓、西控、北改、中優”,高質量規劃建設東部新區“九大片區”,推動城市格局由“兩山夾一城”向“一山連兩翼”轉變。

面對成都這樣一個實際管理人口達2100多萬的大都市,新時代城市建設者對空間格局的“重塑”,指向保持戰略定力、堅定發展方向,奮力實現新時代成都“三步走”戰略目標。

“目前成都五城區的人口密度是超過上海的?!背啥际形惺腋敝魅瓮跸裁方o出了一個令人驚訝的數字。據統計,上海市人口密度為每平方公里1.55萬人,成都五城區的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是1.77萬人,還有部分區域人口密度甚至超過了每平方公里4萬人。過高的人口密度,帶來“高樓綜合癥”、擁堵、尾氣等環境資源的重負,也帶來“上學難”“就醫難”等公共服務供給的匱乏,損害了成都這座城市的宜居價值。

但是,如果以更長遠的眼光去看待成都的發展,其人口和經濟承載力尚未到爆發的頂點。據統計,過去10年成都人口增長復合率在整個西部地區穩居第一,年均凈流入人口約35萬。按照測算,未來二三十年,成都的服務人口將會超過3000萬,相當于如今的北京和上海。

塑造區域比較優勢,探索可持續發展之路是成都堅守宜居之城的必經之路。在“東進、南拓、西控、北改、中優”的城市空間發展戰略下,成都邁出破解大城市病的堅實步伐:

謀求差異化發展格局,通過疏解非核心區功能的產業布局,注入新產業,在規劃上降低人口密度、開發強度等多種措施,將中心城區人口規劃密集從每平方公里1.77萬人降至1.36萬人。

著眼筑強生態屏障,建構城市西部都江堰自流灌區的國土開發強度,成都西部片區產業騰籠換鳥,入選國家城鄉融合發展示范區。

穩步提高東部新區和南拓區域經濟和人口承載力,突出中心城區的帶動作用,與重慶一起做強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

突出城市公園文化格局,大力推動成都與德陽、眉山、資陽同城化發展,提升都市圈對區域經濟的帶動作用。

格局之變,帶來成都的千年之變。高質量發展、高品質生活、高效能治理,成都塑“城”的故事仍在繼續:宜居之城,步履不停。

【未經授權,嚴禁轉載!聯系電話028-86968276】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