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把日子“擺”成一幅畫

村里楊老太在院子里曬辣椒,紅彤彤的辣椒鋪在圓簸箕里,中間放上一個黃色圓南瓜,遠看去,就是一朵盛開的花。隔天我又去,圓南瓜曬石階上了,辣椒和玉米又搭配組合在一起,玉米擺成了五角星,里外都擺上辣椒,黃配紅,形成國旗圖案,讓農家小院添了喜氣。我夸楊老太是心里住著個畫家,她聽完樂呵呵的,指著屋頂讓我看,原來上面擺的柿子組成了兩個大字“豐收”。

小院這么一擺,立馬有了藝術氣息,置身其中,心情一下歡悅起來。楊老太打開了話匣子,說早些年,種地全靠一雙手,趕上秋收累死個人,地里的重活兒全指著老楊一人,但即便再累,老楊也會趁休息空當,就地取材,用莊稼“擺”畫兒,有時用地瓜擺幾個字,有時用蘿卜拼一幅圖,有時用玉米擺一個小動物。

看老楊不務正業,楊老太就呵斥,弄這些干嗎,有那力氣還不如坐地頭歇歇。老楊說,擺幅畫就是歇哩,歇身體還歇大腦,干活時瞅一眼自己的杰作,疲勞就會消除大半。

楊老太倒沒有覺得老楊的畫能消除疲勞,倒是那些鄰居發現了,都跑過來看,還嘖嘖稱贊老楊有藝術細胞,老楊開心得嘴巴能咧到脖梗上。楊老太嘴上嗔怪“他就是閑的”,心里卻樂開了花,一天的疲勞消散了不少。

后來,楊老太也“染”上了老楊這個習慣,家里做個飯也要擺個花樣,即便燉一鍋白菜豆腐湯,也要在豆腐湯旁放一小碟蘿卜咸菜,蘿卜咸菜切成片,擺成鳳凰尾的樣子,再在上面點綴幾棵香菜,饅頭切成片擺在盤子里,里面放一點兒水果丁,一盤水果饅頭大功告成。

女兒出嫁了,老伴老了,楊老太越活越有精神,從穿衣吃飯到家里的陳設處處透露出生活的精致。她說,人活著就要有精氣神兒,即使命運給你捅個窟窿,你補上一朵花兒,老天爺也得為你豎大拇哥。(朗讀辛靜)

WechatIMG8.jpeg?x-oss-process=style/w10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