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徐家匯源》一路向北:一個瑞士留學生的“尋源”之旅!

2020年9月14日,中國和瑞士建交70周年紀念日之際,復旦大學國際文化交流學院要英老師將復旦大學出版社與徐家匯街道聯合出版的《徐家匯源》作為禮物贈送給來自瑞士的留學生蓮香,以示友好。借此契機,本就傾心于徐家匯的美麗與魅力、將徐家匯源視作東西方文化交流典范和海派之源的蓮香,更是與這片土地結下了深深的不解之緣。帶著迫不及待的心情,蓮香讀完了《徐家匯源》,并跟隨作者的腳步探訪了書中所列的著名景點。她還將自己的感悟與心得整理成文字,與我們一起分享?,F在,就來看看蓮香這次特殊的“尋源”之旅吧!

今年九月新學期的第一天,我有幸從要英老師手中獲贈了一本精美的圖書《徐家匯源》。這本書給我帶來了不少收獲,它內容非常豐富,不僅有詳細的信息,還有特別美麗的圖片和圖畫,閱讀起來非常愉快。我還了解到這本書是由徐家匯街道精心組織相關內容、徐匯區區長方世忠先生擔任主編并由復旦大學出版社出版的,還參加了上海書展。

其實我閱讀《徐家匯源》之前,就已經很喜歡徐家匯了,因為這里有我最喜歡的咖啡廳與意大利餐廳。在徐家匯,舊與新的建筑風格結合在一起,創造出一個迷人的和諧氣氛,因此很多人都喜歡。事實上每次我去徐家匯,都能看到情侶們拍婚紗攝影。住在上海的人們真有福氣,想領略在歐洲的味道,只需要去徐家匯一趟。

不能不提到的一點是,從我來中國的第一天起,我就驚訝于中國人的好奇心與對外開放的心態。不少次乘坐地鐵、或是路上碰到陌生的中國人,他們問我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你來自哪個國家?感覺不是那種 ‘icebreaker question’,而是他們真的想知道我來自哪里,因為有興趣理解我和我的國家,也期待與我討論歐洲與中國之間的關系。我告訴他們我來自瑞士以后,他們開始對我訴說關于瑞士的各方各面。其實我剛來中國的時候擔心很多人不知道瑞士在哪里,因為它就是一個小小的國家,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但令我吃驚的是,從來沒有一位中國人不知道瑞士在哪里,甚至比我對瑞士的某些方面知道得更多,讓我特別尷尬。因為我已經十多年沒有常住在瑞士,雖然我盡量每年回去一趟,但有時候還是一次也沒法回去。

這說明中國人的本性就特別開放,對所有“新與不同”的事情都很感興趣。在瑞士有一個說法:好奇的人是聰明的人。

為此,我一點也不奇怪為何中國那么早就已歡迎并珍惜西方人帶來的新概念與教育方式?,F在,通過多年來對西方文化的包容、接受,以及對新鮮事情的好奇心,徐家匯成了不同文化熔爐最完美的產物。

這幾年好幾個朋友趁我住在中國的機會,從歐洲過來看望我,讓我向他們介紹中國與眾不同的美麗與魅力。他們到中國的第一天,我都會帶他們去徐家匯吃飯,因為我擔心他們剛到中國,會找不到自己習慣吃的食物,但是在徐家匯這個問題并不存在,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各種飲料也應有盡有。甚至如果他們想念歐洲建筑的氣氛,在徐家匯也能感受得到。

《徐家匯源》的內容,我在這里無法盡述,因為實在太豐富!但我會提到那些對我而言特別有意思的、與我的國家有關系的內容。我會提到一些個人經歷、徐匯“進口”的西式風格與原始西式風格之間的異同。

關于這本書,我想討論的一個重點是,利瑪竇這位耶穌會傳教士。

萬歷年間,他從意大利到了中國,我們可以說他改變了某些中國的歷史與發展片斷,因為他到中國以后不只傳播了耶穌教,還當過外教,把西方的天文、數學、地理等科技知識傳到了中國。他的學生中有一位非常著名,此人非常熱愛學習利瑪竇從西方帶過來的所有新內容,這位學生就是:徐光啟。

徐家匯光啟公園

徐光啟把學到的科學、教育、研究、社會服務等方面串聯起來,對中國科技與農業發展做出了極大的貢獻。

多虧他學習的“大胃口”、智慧、對新鮮事物的興趣與開放心態,徐家匯成了整個江南地區科技發展的來源與中心,正是因為他,徐匯這個區把自己的名稱從“法華匯”改成了“徐家匯”。

通過利瑪竇帶來的西方教育理念以及天主教教義精華,徐家匯建立了中國第一所西式中等教育學校,并廣交中國官員和社會名流,傳播西方天文、數學、地理等科學技術知識。他的著述不僅對中西方交流作出了重要貢獻,對西方文化也帶來了些許改變。

想要深入了解一個地方,僅僅閱讀是不夠的,行走才能讓人不斷挖掘、感受,它的特殊之美,下一篇章,蓮香將帶著她的熱情與好奇,實地探訪徐家匯著名文化地標,讓我們拭目以待!

未完待續,敬請期待!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