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城市頑疾治理如何破“三難

搭搭搭,違法建筑長高長胖、占道堵路;擠擠擠,32人16張上下鋪塞滿1間房;改改改,住宅樓竟成了按摩店、理發店、寵物店……小區亂糟糟,居民好心煩。

社區治理中的急難愁,仍是市民投訴的熱點,包括違法建筑、占綠毀綠、群租、居改非等。今年1月至8月,城管部門已接相關訴求總計達40000多件,占總投訴量的48%。

發現難、認定難、處置難——打通城市治理的“最后一公里”,這“三難”到底該如何破解?

整治又回潮

治理難難難

閔行區浦江鎮閔浦新苑二村的1間居民屋里,16張高低床,32人扎堆住,飛線充電、管線亂接、雜物亂堆……一點小火苗,就是性命交關。先是快遞宿舍,后又工廠宿舍,隔間還按車間工種細分。

群租整治一次,回潮一次,租客來來往往、吵吵鬧鬧,居民叫苦不迭,日夜不得安寧。

微信圖片_20201015091228.jpg

群租屋32人扎堆住

居改非,從臨街住宅改作餐飲店、小賣部居多,到“深入”小區,將居民住宅改成辦公室、營業場所,按摩店、理發店、外賣攤等紛紛開張,擾民、安全等問題接踵而來。

江橋鎮鶴旋路一小區住戶“居改非”,在家出售龍貓、倉鼠、刺猬等小動物。接到投訴后,嘉定區江橋鎮城管執法中隊立即前往現場核實。經現場清點,共有養殖籠43個。

微信圖片_20201015091253.jpg

居民樓里43籠寵物扎堆賣

“老大難”為何層出不窮、久治難愈?幫忙君在調查中發現:

■ 一是發現難。居民小區里獨門獨戶,隱蔽性強,若非舉報,違法問題一時間難以察覺;加之一些物業公司、業委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前端發現機制的“燈下黑”,使得問題愈演愈烈。

■ 二是認定難。房東、二房東、租客,早出晚歸“玩失聯”,執法部門無法入戶、難以取證。

■ 三是處置難。居改非、群租房等情況復雜,涉及房屋管理、市場監管、城管執法等多部門。一些街道社管辦坦言,多部門管轄、職責交叉,易存在“模糊地帶”,往往讓問題處置陷入“九龍治水”的窘境。

發現要趁早

清除模糊帶

破“三難”,要“看得見”。

及時發現才能及時干預、及時干預才能及時制止,這其中物業的日常巡查和快速上報,是重中之重。但事實上,由于許多違法行為和業主們的利益夾纏不清,在不愿“濕手沾面粉”中,物業往往會選擇“裝聾作啞”。

而一些裝修企業和房產中介,為了自己賺個“盆滿缽滿”,慫恿業主搭違建違、敲承重墻,甚至占綠毀綠,施工中鐵將軍把門、防塵布遮蔽等成了逃避發現的“滿滿套路”。

■ 第一時間發現、第一時間報告,為了明確物業的管理責任,市房管局、市城管執法局已聯合印發《關于加強本市住宅物業管理與城管執法聯動工作的通知》,物業服務企業對業主、使用人違法行為沒有發現、勸阻、制止,或者未在規定時間內報告的,將被依法予以行政處罰,且相關違法信息將被納入市公共信用平臺,實施信用懲戒。

■ 而對于裝修企業和房產中介,嘉定區等相關街鎮要求簽訂承諾書,將通過建立“黑名單機制”,對知法違法、慫恿違法者嚴厲追責。

微信圖片_20201015091300.jpg

居改非,車庫變倉庫

破“三難”,要“摸得著”。

用“黑科技”鎖定證據,用一網統管的“城市大腦”助力執法的“智慧大腦”。

在閔行區梅隴鎮城運中心,幫忙君看到智能感知人臉識別系統對小區多次出入的“陌生面孔”精準畫像,疑似群租客報警234次,出入頻次過高報警16次。部分打著“合租”名義的群租點位,認定存在困難,城管執法人員運用單兵執法儀同時傳回現場情況,固定證據。

馬橋鎮抓住“人、房、物”社區核心要素,通過智能化基礎設施覆蓋,人房信息管理系統的開發應用,也基本解決了城管執法中住宅“進門難、取證難”。平安社區智能化管理平臺的智能感知設備和應用還包含了陌生人檢測、電瓶車進樓道、高空拋物等50個應用場景。

微信圖片_20201015091307.jpg

群租屋里查出大堆液化氣鋼瓶

破“三難”,要“治得了”。

形成、織密一張跨部門聯勤聯動的處置網,消除“模糊地帶”,“哨子一吹、馬上集合”,同下“一盤棋”,“高效處置一件事”才是關鍵。

目前,城管執法部門已成為相關處置網格聯勤聯動的重要力量,甚至是牽頭人。但在執法中,還必須強化疑難事項的協調督辦,建立跨部門跨單位的考核機制,讓老百姓的訴求不能被推諉、不敢被推諉。

局長繼續接熱線

還有誰來?

微信圖片_20201015092240.jpg

局長接熱線,阿拉等儂來!

互動平臺

市民服務熱線:12345

新民晚報新聞熱線:962555

手機客戶端:新民App

微信公眾號:新民幫儂忙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