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張玉環殺童案律師:刑訊逼供下,任何肉體凡胎都可能成為張玉環

7月9日,張玉環故意殺人再審一案在江西省高院第四審判庭公開審理。上游新聞(報料微信號:shangyounews)記者全程旁聽了審判。張玉環的兩名代理律師王飛與尚滿慶均為其作無罪辯護。檢方認為,張玉環的有罪供述存疑且指控張玉環實施犯罪的工具麻繩、麻袋證明力不足,建議法院依法改判張玉環無罪。最終審判長宣布擇期宣判。

據上游新聞此前刊發的《江西張玉環殺兩童案9日再審:死刑犯獄中喊冤26年,堅稱遭刑訊逼供》報道顯示,今年53歲的張玉環,是江西省南昌市進賢縣民和鎮張家村村民。1993年10月,張家村兩名失蹤男童被發現浮尸水庫。2天后,同村的張玉環被警方鎖定為嫌疑人。經過兩次一審,南昌市中院于2001年11月判決認定張玉環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緩,后江西省高院裁定維持原判。

入獄后的張玉環不斷喊冤,并稱遭到刑訊逼供。

2017年8月,張玉環向江西省高院遞交刑事申訴書請求再審,依法改判其無罪。2018年6月13日,江西省高院決定對該案立案復查。2019年3月25日,張玉環案代理律師接到江西省高院通知,決定對張玉環故意殺人案再審。

7月9日下午,推動張玉環再審的兩名代理律師王飛、尚滿慶,在庭審結束后接受了上游新聞的采訪。

▲7月9日,張玉環故意殺人再審一案在江西高院第四審判庭公開審理。圖片來源/江西高院

上游新聞:今天庭審的情況如何?

王飛:我和尚滿慶律師堅持為張玉環作徹底的無罪辯護。檢察院的核心意見是,這個案子沒有任何客觀證據指向張玉環作案,唯一的有罪供述,他們認為真實性存疑。我們認為,有罪供述不是存疑的問題,而是辦案人員刑訊逼供所導致的虛假證據。張玉環對于各方包括檢察院、辯方發表的建議改判他無罪的意見,肯定也是認可的。他也認為, 這是實事求是的,而且他始終堅稱自己冤枉。在結果上,檢辯雙方的觀點沒有爭議,我們爭取幫助張玉環實現最終無罪的結果。

上游新聞:你是怎樣接觸到這個案件的?

王飛:2017年春節后,我們當時在辦理景德鎮樂平案。張玉環的堂哥張幼玲得知張玉環20多年來在監獄喊冤,就托人找到一位江西籍資深媒體人士,這名媒體人就聯系了我們。2017年3月17日,她帶著張玉環的哥哥張民強過來,張民強當時給了我四份裁判文書。

上游新聞:看了判決書,你就決定接下這個案子?

王飛:判決書呈現給我們的感覺是,如此重大的一個命案,竟然沒有任何直接的人證、物證。認定張玉環構成犯罪的,只是他的口供。但張玉環堅稱自己是冤枉的,被屈打成招了。從判決書可以發現,張玉環的作案動機,僅僅是小孩子之前倒了他們家的油鹽。一個大人,一個成年人,自己家也有兩個小孩,小孩調皮是很正常的,自家孩子也調皮,僅僅是因為孩子調皮就起殺心,而且要殺兩個孩子,我是覺得非常不符合常理。但凡一個不真實的殺人案件通常是伴隨著很多不合邏輯的情形。有本書叫《法官的被害人》,里面有一句話:“冤案的判決,聞起來就有一種虛假的味道?!睆堄癍h案的判決書,給我的就是這種感覺。在當天晚上,我們就簽訂了委托協議,為張玉環案提供法律援助。第二天,我們就去南昌監獄會見了張玉環。

▲7月9日,原審被告人張玉環出庭受審。圖片來源/江西高院

上游新聞:會見張玉環的過程中,讓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尚滿慶: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坐牢接近25年,之前沒有任何人去搭理他。突然之間有律師來見他,他的面部顯出來類似于小孩的那種開心。會見最后,我們就問了張玉環一句話,這個案子到底是不是你做的。張玉環發誓,一字一句地說,我沒做,很肯定。這也是我們最終接手這個案子很重要的一個細節。

上游新聞:你們在閱卷后,發現張玉環案存在哪些疑問?

王飛:我們總結出該案至少存在六大疑點:物證缺乏鑒定,無法直接證明張玉環作案,無法排除其他可能性并形成證據閉環;全案僅有的兩份有罪供述之間存在很大出入;江西高院終審時沒有律師為張玉環辯護,涉嫌程序違法等。出現這樣多的違法情形,即使在當時也是難以想象的。

▲7月9日,王飛(左二)、尚滿慶(左四)與其他兩位律師團成員在江西省高院門口合影。攝影/上游新聞記者 肖鵬

上游新聞:可以談談現在的感想么?

尚滿慶:張玉環的案子能走到今天,其實是合力的結果。因為我們在再審時發現,在有一些筆錄和物證上面,劃了很粗的筆跡,黑、黃、紅等三種顏色,可能不是一個人閱的卷宗,應該是江西高院審監庭的某些業務骨干,在其中起了很大作用。(他們)跟我們的想法是不謀而合的。

上游新聞:你認為給張玉環辯護最大的價值在哪里?

王飛:我不是為一個張玉環在辯護,我是在為整個社會的“張玉環”在辯護。試想一下,在那種殘酷的刑訊逼供情況下,任何一個肉體凡胎都有可能成為張玉環。同時,通過個案改善法治狀況,給我們的社會帶來更多安全感。法律的產生就是要讓公民擁有自衛的武器,避免公民權利受到公權力的任意踐踏。捍衛社會的公平正義,是我們法律人的使命所在。

上游新聞:下一步,打算怎么辦?

王飛:如果他被法院最終判決無罪,申請國家賠償是必然的。我今天也當庭建議,對于當年制造冤假錯案的人,是需要追究他們的責任的。我也建議法庭,將當年偵查人員參與刑訊逼供的線索移交給監察機關處理。

上游新聞記者 肖鵬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