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鎮黨委書記開會罵人被訴案開庭:錄音收集是否合法成庭審焦點

9月15日,上游新聞刊發的《鎮黨委書記干部大會罵人 江西高安一村民訴其名譽侵權索賠1元》報道顯示,因無法忍受鎮黨委書記徐江匯在干部大會上辱罵自己,江西省宜春市高安市大城鎮鄧龍村村民陳武鉗將對方告上法庭,要求判對方在宜春日報登報道歉一個月,并賠償精神和名譽損失人民幣1元。

10月9日,高安市法院開庭審理了這起“民告官”名譽權糾紛案。庭審中,“錄音證據是否合法、是否構成名譽侵權”成為辯論焦點。

▲10月9日,陳武鉗訴高安市大城鎮黨委書記徐江匯名譽侵權一案在高安市人民法院開庭。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一封投訴信惹得鎮黨委書記開會罵人

10月9日15時許,高安市人民法院第二審判庭,陳武鉗訴大城鎮黨委書記徐江匯名譽權糾紛案開庭。

引發糾紛的是一段會議錄音,內容是2月24日高安市大城鎮領導干部大會上徐江匯的一段講話。大致內容為“去告狀,賒(丟)大城的人”、“你搞得我流眼淚,我搞得你更難過”、“我現在就是有這身官皮束縛我手里,我脫了官皮,鋤你,散會……”

據陳武鉗介紹,這段錄音時長21分33秒,當時幾乎所有的鄉鎮干部都在場,人數60人左右。當一位參會干部提供這段錄音給他時,他聽后很震驚。錄音中,徐江匯對包括他在內的幾個人,大爆粗口。

徐江匯書記的生氣,與一封投訴信有關。

在那次會議上,徐江匯通讀了這封投訴信。在這封交給上級部門的投訴信中,大城農貿市場負責人陳武鉗等3人,對大城農貿市場改造升級疑似擱淺、當地政府又欲另起爐灶新建農貿市場提出疑問,并懇請上級領導“調查事實,為民生工程解決實際問題”。

微信截圖_20200915202859.png

▲當事人陳武鉗。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中院裁定指令高安市法院立案受理

陳武鉗受訪時坦言,投訴信并沒有針對徐江匯個人,只是就事論事。會議結束至今,徐江匯的言行讓參會人員和鎮上群眾對他議論紛紛,甚至將此作為茶余飯后的談資,嚴重影響了他的正常生活及精神狀態。

為此,陳武鉗要求徐江匯道歉,也曾請法院調解,但沒有結果。

2020年4月26日,他向高安市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6月5日,高安市人民法院作出不予受理的(2020)贛0983民初3255號民事裁定書,理由是陳武鉗提供的錄音證據系他人在大城鎮干部會議上錄音所得,但未說出具體來源,證據不符合《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一條第四款規定。

隨后,陳武鉗上訴至宜春市中院。7月30日,宜春市中院裁定撤銷高安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20)贛0983民初3255號民事裁定,指令高安市人民法院立案受理。

庭審焦點:錄音收集是否合法

陳武鉗在起訴狀中稱,2020年2月24日,徐江匯在大城鎮干部大會上對自己進行惡毒的謾罵侮辱,說什么劣跡斑斑,謊話連篇,時間長達20多分鐘,有錄音文字和原聲光盤為證。

陳武鉗當庭播放了上述錄音。上游新聞記者獲取的錄音顯示,一男子用地方口音講話,言辭嚴厲,多處可識別是臟話,并多次提到陳武鉗的名字。

庭審中,被告代理人認為,原告所謂的光盤及其錄音文字的收集,在收集程序上不合法,應予排除不予確認?!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未經對方當事人同意私自錄音取得的資料能否作為取得證據的批復》規定,未經對方當事人同意私自錄音取得的資料不能作為證據使用,以違法證據排除規則排除使用。

原告代理人則認為,該錄音證據是在公開場合獲取的,并不涉及他人隱私,內容也未違反社會倫理道德、公序良俗或法律禁止性規定,法律收集程序合法。

針對該段錄音的真實性問題,被告代理人稱,2020年2月24日上午,被告徐江匯確實召集了該鎮領導干部開會,但難以判斷會上講話是否與錄音一致,也不能確實錄音是被告本人聲音。因為該錄音不是連續性的,不能排除錄音有剪輯或者造假的嫌疑。

陳武鉗表示,這段錄音是會場一名干部錄取并提供給他的,完整且沒有進行任何加工剪輯。如果被告方認為有剪輯或者造假的嫌疑,請依據“誰主張誰舉證”原則提出反證。

審判長提出,如果被告方認為該錄音的聲色可能存在加工剪輯,可以申請鑒定,被告代理人稱“要考慮一下”。對此,法院限定被告方在七天之內提交申請鑒定書,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被告代理人還提到,被告未捏造事實實施侮辱、誹謗等侵害原告名譽權的行為,未達到貶損原告的名譽和尊嚴,也未達到降低社會對原告評價的目的,未發生侵害名譽權的損害后果。因此,被告不構成侵犯原告的名譽權,應駁回其訴請。

法院未當庭宣判。

上游新聞記者 肖鵬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