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海峰:后疫情時代 金融政策體系應盡快規范化

  10月22日消息,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海峰在2020金融街論壇年會“金融合作與變革”平行論壇上表示,在后疫情時代,我們一方面要深化改革,做金融制度的完善。另一方面,還是要把金融政策的體系盡快的規范化??偨Y一段時間來的經驗,形成比較穩定的框架。

  嘉賓發言實錄:

  何海峰:謝謝主持人。我覺得當前要實現金融與實體經濟的良性循環,共生共融,當下更應該強調金融政策的重要性。政策的重要性有它一定的特殊性,剛才咱們也探討了金融和實體經濟的適配度不高,中小微的融資難問題,這些都是普遍的世界性難題。當然它有中國的特征?,F在我們一方面做經濟金融的制度全面深化改革,但是在疫情,包括后疫情時代應該更強調政策,因為這是一個常態中間出現了一個暫態,所以政策就非常重要。剛才錢書記也提了一個問題,說政策傳導機制不夠通暢,所以政策更重要,其實這也是就金融政策領域也是一個老話題?!笆濉苯鹑谝巹澙锩鎸iT提到過一句要加快構建大國開放經濟的金融政策框架,實際上后面相關事情并沒有完全跟上。

  我個人覺得要強調金融政策的重要性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第一,政策的確定性,只有確定才可預期。不管是社會發展,經濟運行,還是金融的運轉,確定的政策可以消除實體企業、金融機構、投資者、消費者不確定性預期,有了穩定的預期才能形成投資,形成消費。我們從金融機構也會觀察居民的消費習慣,消費方式,等等都在發生變化。實際上我們也看到硬度疫情和恢復經濟,我們推出的金融政策都兼顧了這樣一些方面,針對性很強,確定性很強。

  第二,政策的一致性,更多基于規則,當然并不是說要排斥靈活性,基于規則才可信任。從理論上講,我們考慮動態一致性、時間一致性也是強調規則,這方面有很多豐富的內容和國際的相關案例。

  我們制度在深化改革,政策也要遵循一些科學的范式,要有規范的框架。實際上在中國說金融政策它的內容是比較廣泛的,財政政策、貨幣政策,包括梁主席強調的信貸政策,中國的信貸政策就是一個非常有特色的金融政策的代表。

  第三,還要考慮證詞的可執行性,既要有可得性,可及性,還要強調有效性。不管社會政策、科技政策、經濟政策,當然我們金融政策更要考慮它的可執行性,有抓手,能落地。一方面是政策自身要有邏輯自洽,政策本身是合理的,通暢的,然后你執行起來才能夠可落地,才能實現政策的紅利。

  年初以來三次降準,財政政策直達基層,昨天的國常會克強總理再次強調了財政資金要進一步的直達,要提高精準。還有信貸政策,我們剛才梁主席強調了相關的信貸政策排在第一位,包括后面五個方面的相關政策,也包括保險保障的政策,甚至也包括讓金融銀行業的讓利1.5萬億的事情,這些都是可行有效的政策。

  總之,后疫情時代一方面,我們要深化改革,做金融制度的完善。另一方面,還是要把金融政策的體系盡快的規范化??偨Y一段時間來的經驗,形成比較穩定的框架。

  我先說到這里。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