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禮輝:數字貨幣可能重構全球貨幣體系

  10月22日消息,中行原行長、第十二屆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委員李禮輝今日在“2020金融街論壇年會”發言時表示,數字貨幣可能重構全球貨幣體系。

  李禮輝表示,我們的法定數字貨幣可以脫網運行,可能會產生跨境溢出的效應,發展成為全球性的數字貨幣,因此我們國家的法定數字貨幣受到了全球的高度關注。

  以下為嘉賓發言實錄:

  李禮輝:各位嘉賓,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今天跟大家分享的主題是“數字貨幣可能重構全球的貨幣體系”。

  采用數字化的貨幣形式可以稱位數字貨幣,數字貨幣有不同的形態,比如說以比特幣為代表的虛擬貨幣,還有法定數字貨幣或者稱為中國銀行數字貨幣以及可信任機構的數字貨幣。

  國際清算銀行做的一個調查,全球差不多80%國家的中央銀行已經啟動了數字貨幣的研發,國際清算銀行前不久與美國、歐盟、日本、英國、加拿大、瑞士、瑞典等國家的央行發表了一個中央銀行數字貨幣基本準則與核心特征的報告。

  我們國家試點中的法定數字貨幣采用了中心化管理和間接發行的模式,采用了賬戶深耦合+數字錢包的方式,具有行政權威地位的優勢和脫網交易的優勢,所以我們國家試點中的法定數字貨幣應該能夠為公眾提供安全性高、流動性好的支付工具替代流通中的現金,讓日常的生活更加簡單。

  其實我們應該更加關注的是,盡管是我們的法定數字貨幣,因為是可以脫網運行的,所以我認為他可能會產生那種跨境溢出的效應,發展成為全球性的數字貨幣,我想也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我們國家的法定數字貨幣受到了全球的高度關注。

  我前不久提出了可信任機構數字貨幣這么一個概念,主要是基于這么一些考慮,我覺得能夠成氣候的數字貨幣必須是可信任的,法定數字貨幣因為法定的地位和國家的主權背書可以信任,其他任何機構的數字貨幣要做到可信任必須具備這樣一些品質,我這里PPT提到的:

  第一,要有公眾信任機構的信任背書,要具有商業價值的客戶規模、要具有高效可靠的金融交易和支付平臺,要具有可審計的金融資產做支撐,當然也必須具有行政許可的市場準入。這幾年我們看到,高盛、摩根大通、瑞士聯合銀行等金融機構他們推出了數字貨幣陸續進入的金融市場,當然只是用于范圍有限的金融交易。

  第二,我覺得我們其實應該關注的是臉書他們策劃的數字貨幣Libra,最初的時候臉書的Libra要成為不受中央銀行控制,科技覆蓋全球幾十億人的財務核經營基礎設施,所以引起了金融監管的擔憂和資本的恐慌,為什么會這樣呢?我們看看Libra白皮書1.0版他提出的三個重點:

  第一,行業巨霸聯合創始,覆蓋巨大客戶群體。他們21家聯合創辦機構,多是國際化的服務平臺,可以提供足夠的信任背書,最重要的是他們擁有覆蓋全球的銷售網絡,客戶群體超過20億。

  第二,應用數字技術,構建獨立的金融基礎設施。他們運用聯盟區塊鏈分布式的架構,用隱私計算技術保護數據的隱私和數據的安全,利用數字錢包提供可以覆蓋全球各個角落的點對點、端對端的交易平臺,不再需要商業銀行,不再需要第三方的支付機構。

  第三,以硬資產做支撐,維護獨立數字貨幣的價值。協會成員的投資和用戶購買Libra的資金,都將成為儲備金進行低風險、低回報的投資,與低波動率的實體資產捆綁,以保持Libra的價值穩定。

  當然,臉書的這種數字貨幣要達到西方國家的市場準入門檻還必須解決三個重大的問題:一是技術平臺的效率和可靠性;二是商業運行模式的可行性和透明度;三是金融合規管控的實現路徑和可信度。近一年以來,臉書在這方面已經取得了重大進展:

  一是,強化美元的貨幣版權地位。Libra網絡將會新增一類數據貨幣,就是鉚釘單一法定貨幣的數字貨幣,比如說Libra美元、Libra歐元等等。與此同時,他們按照去年的白皮書所宣稱的發行全球性的數字貨幣Libra,按照固定的權重構成貨幣籃子,有點像IMF的特別提款權。

  臉書他們認為,對于在Libra網絡上沒有單一數字貨幣的國家,這種Libra或者稱為天秤幣是中立而且低波動率的替代方案,可以作為支付和結算工具。

  我們知道,現在實際中的Libra數字貨幣,這個體系實質性的依托主要是美元,所以我覺得Libra或將成為美國在數字經濟時代繼續推進美元霸權的工具。

  二是強化金融合規的標準。去年6月,他們的白皮書1.0宣稱,應用有中心的聯盟區塊鏈的架構,但是他們說明在5年以后會采取去中心化的架構。今年情況發生了變化,今年4月公布的白皮書2.0表示,他們會保持中心化的技術架構,而且Libra協會承諾,將制定金融合規和全網金融風險管理的綜合框架,建立反洗錢、反恐、遵守制裁和防范非法活動嚴格的標準,打擊各類犯罪活動。

  協會承諾,嚴格執行市場準入制度,負責對協會會員和指定經銷商進行全方位的凈值調查,而且協會也成沒要充當金融佛機構IFIU的角色,運行金融情報機構的功能,全天候監控Libra的活動,如果一旦檢測到可疑的活動就會依法向主管部門提交信息和報告。

  前幾天,G7財長和央行行長視頻會議聲明提出,全球性數字貨幣必須滿足相關法律和監管的全部要求才能開始運營,所以臉書的Libra能否達標還有待觀察,但我覺得,如果Libra一旦獲得美國的批準,他就可以得到西方國家的市場準入,有可能迅速發展成為超主權的數字貨幣,我們需要關注的是,超主權數字貨幣有可能顛覆與重構全球貨幣體系以及傳統的金融模式。一是超越國家主權,二是僭越中央銀行,三是跨越商業銀行。

  可能超越貨幣主權的地位,本質上取決于公眾的信任,法定只是加強公眾的信息,過去的貝殼成為原始貨幣,并非出于法定,而是公眾認可的等價屬性,所以弱小的國家如果遭遇重大的經濟困難,主權貨幣就可能失去本國國民的信任,就可能被超主權數字貨幣所取代。發達經濟體的主權貨幣,一般不會退出歷史舞臺,也可能成為超主權數字貨幣的牟定對象,但是貨幣的地位有可能主次更替。

  二是可能重塑貨幣霸權的地位。超主權數字貨幣的霸權地位,將由覆蓋范圍、規模和實體資產的規模決定,全球有可能出現幾個勢均力敵的超主權數字貨幣系統。全球流通的超主權數字貨幣也許不再有明確的國別標準,更為重要的是公眾認可的全球性商業信任和全球性的數字信任。

  三是可能形成跨越商業銀行的金融體系,Libra一旦形成可以覆蓋全球各個角落的金融基礎設施,那就可能從支付清算入手,逐步進入儲蓄、融資、投資、保險、資產交易等領域,滲透平民大眾的經濟生活,全面爭得金融業的市場,我覺得這是現實的挑戰,也是未來的機遇。

  第一,數字貨幣將成為金融業數字化變革的基本工具,我們應該加快金融制度的建設,抓緊建設制定數字貨幣監管、數字資產市場監管、法定數字貨幣發行等數字金融制度。

  第二,數字貨幣在未來的全球數字經濟競爭中居于核心地位,強勢的法定數字貨幣與超主權的數字貨幣都將對現行的國際貨幣體系構成沖擊,我們國家應該在試點的基礎上進一步優化和完善我國法定數字貨幣的技術架構,同時研究探索發行中國主導的全球性數字貨幣的可行路徑和實施方案。

  第三,數字金融勢必進一步加強金融的全球化。在數字金融全球標準的建設中,我們國家應該積極參與并努力爭取話語權,應該加強國際監管協調,促進達成監管共識,建立數字金融國際監管的統一標準。

  謝謝各位!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