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石門:千里追查報廢套牌重型罐車

近日,石門縣公安局交警大隊經千里追蹤,在貴州省黔東南州交警支隊、黔東南州高速交警三大隊的大力支持下,將一輛報廢套牌重型罐車查獲并當場解體,成功消除了一處嚴重交通安全隱患。

線索摸排現端倪

7月26日,石門交警大隊根據隱患排查發現號牌為湘J63**5的重型罐車已達到報廢標準,未按規定辦理注銷登記業務。通過進一步摸排,該車于今年7月16日4時20分在貴州省黔東南州思劍高速125公里處有行駛軌跡。這一情況引起了大隊領導的高度重視,大隊迅速成立了專門工作班子,制定了周密的追查行動方案。

辦案民警首先迅速聯系到車輛登記信息中的原車主溫某兵,并上門詳細了解具體情況,得到了溫某兵積極配合,并提供了該車的登記證書。溫某兵還透露了一個重要情況:該車于2014年9月18日,在貴州省沿河縣沙子鎮偏巖仟村沿德高速便道上行駛時,發生了側翻、車輛嚴重受損的單方面交通事故,因無人員傷亡,便未報警,只向保險公司報案,事發地保險公司出勘了現場,認定車輛已無修復價值只能報廢,并對殘值進行了評估。溫某兵于2014年11月18日,到該車投保的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臨澧支公司,進行了理賠結案。據溫某兵回憶,該車前號牌應當還在前保險杠上,后號牌和行駛證可能在事故發生時丟失了。民警意識到如果該車繼續上路行駛,將會對人民生命財產安全造成不可估量的傷害,必須盡快找到車輛下落,以絕后患。

千里奔赴查蹤跡

8月6日清晨,東城交警中隊副中隊長朱圣軍率辦案民警直撲貴州省黔東南州思劍高速交管部門,車主溫某兵也放下家中事務,一同前往。民警首站來到黔東南州高速交警三大隊,調取了該車行駛的運行軌跡及被抓拍的圖片,卻發現僅有7月15、16日的運行軌跡,并且發現被抓拍的是一輛自卸貨車,而湘J63**5是重型罐車,車型完全不符,追查陷入了迷惘。面對困境,兩地交警討論分析,擴大追查范圍,在當地各縣去尋找蛛絲馬跡,可能會有突破。于是,民警立即驅車前往200公里外的黔東南州交警支隊,拉網式普查湘J63**5報廢車的線索。此時,朱圣軍捕捉到了溫某兵一絲異常的臉色,便在行車途中,再三提醒必須如實說出與該車有關的所有細枝末節,溫某兵終于承認:因當時事故發生在異地,加之法律意識淡薄,自己未按規定申請車輛異地報廢,而是將損毀的車輛賣給了當地廢品收購站的潘某東、胡某華。民警立即調轉車頭,直奔廢品收購站。

8月6日20分許,在黔東南州交警的全力配合下,民警找到了廢品收購站的胡某華。當看到黔東南州高速交警三中隊抓拍的車輛和駕駛人的圖片等證據后,胡某華陷入了沉思,欲言又止。

經反復詢問和宣傳引導,晚上21時30分許,胡某華終于說出了實情:在解體報廢湘J63**5重型罐車時,將該車駕駛樓以4000元的價格,賣給了貴州省黃平縣重安鎮一個叫王某的駕駛人。黔東南州交警支隊秩序大隊隊長劉熙江當即聯系了黃平縣交警大隊隊長孫偉,讓他全力尋找王某。至此,追擊過程中的層層迷霧逐漸散開。

現場解體除隱患

8月7日10時30分許,辦案民警在黃平大隊重安中隊中隊長楊啟才的協助下找到了王某。王某交代:此前他購買了一輛自卸貨車,并將從潘某東、胡某華手中購買的一個貨車駕駛樓更換在該車上。他無意中發現該駕駛樓內遺留了一塊湘J63**5大型汽車前號牌,便懸掛在自己的自卸貨車上跑起了運輸。原來,最初發現懸掛了湘J63**5號牌的車輛,出現在貴州省黔東南州思劍高速125公里處的蹤跡,系王某套用了湘J63**5號牌所致。

在黃平縣苗革寨河邊的一塊河道荒地上,民警找到了拼湊改裝的自卸貨車。經反復比對,該車的發動機號和車架號碼與湘J63**5重型罐式貨車明顯不對。通過全國公安網核查,確認該車的真實車號為處于注銷狀態的川J16**5的大型汽車。


8月8日,兩地交警對王某進行了嚴厲的批評與教育,王某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與危害性,表示自愿接受處罰。重安中隊依法組織人員對川J16**5大型汽車進行了現場切割解體,并對駕駛人王某駕駛報廢車、使用其他機動車號牌的交通違法行為予以立案查處。石門交警當場卸下了湘J63**5大型汽車前號牌后連夜回程。至此,一場經歷了20多小時,跨越兩省、行程達一千多公里的追擊報廢重型罐車的行動圓滿劃上句號。(融媒體記者:王汝福 通訊員:覃富貴 沈緒亞)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